拳皇98ol高尼茨八门 > 嫡妃有令:世子休撩我 > 一零五、母親的怒火(二更)

拳皇98ol终极之战官网:一零五、母親的怒火(二更)

  練輕舞畢竟是將軍的女兒,本來天下兵馬大將軍的女兒嫁給了云飛胥,他就失了先機,要是再放過這么一個將軍女兒,朝中將軍怕也都比不上他們兩個。

  “既然兄長如此吩咐了,那我們走?!?br />
  望著二人遠去,那人眼中多了一份興味,那宮里頭的人好不容易重金聘他做事,竟然就這么快了結了?

  他忽然皺了眉,心里多少有些不安,都說拿錢辦事,自己錢拿到了,事卻沒有辦好,怕是不太好。

  他剛走一步,練輕舞就近前來,嚴嚴實實的擋在他面前。

  “不知道你還想去哪兒,不如我與你同去吧?”練輕舞右手微微舉著,就怕血珠泛濫,到最后自己失血過多而亡。

  “你就這么喜歡與我在一起?那么,那位被叫阿楚弟弟的公子,怕是要吃醋了吧?”

  練輕舞不為所動:“他吃不吃醋與我何干?”

  “既然你這么無情無義,那我也不好駁了你的興致,有本事就跟上!”

  那人說完就使上輕功,練輕舞把鞭子交付左手,想了又想,還是沒有把瓷瓶扔掉。立刻跟上。

  練輕舞知道他走的是二人逃跑的方向,心中焦急萬分,又不敢直接傳音入密,尋找云楚。

  就怕自己功夫不到家,還沒有被云楚聽到,先被自己追的人截胡了。

  云楚二人跑得不快,云歲安心中正在憤怒,可也發現身后忽然有一陣疾風襲來。

  畢竟習武多年,他的本能讓他的身子重重的向前一撲,身體一下就避過了這道疾風,不過也摔在地上,萬分狼狽。

  “看來小妞你被騙了,這公子分明是略通武藝,”那穿著斗篷的人哈哈一笑,“你速度還挺快?!?br />
  練輕舞哪里顧得上和他回話?她蹲下來,就要伸手,把人拉起。

  可她手腕處的傷口還在冒著血珠子,左手又抓著鞭子,一時之間,竟然騰不出手來扶人。

  “你的手這么臟,還想來扶我嗎!我用不著你來扶,你自己照顧好自己吧!”

  云歲安看著她沾滿了血跡的手掌,心里忍不住一陣反胃,但又想到她是將軍的女兒,硬生生又在這句話里加了半句看似關心的話。

  “那大公子可要自己起來了?!繃非崳櫨鍥狡?,聽不出喜怒。

  那邊,云楚把自己的手在衣服上擦了擦,這才遞給云歲安,漆黑的眸子深處,忽然涌起滔天怒火。

  不過這怒火藏得很深,除他以外,無人發覺。

  “你這年輕人啊,得了得了,我也不是什么喜歡太熱鬧的人,這就走了!”

  那人眼中閃過一道不明意味的光芒,騰身而起。

  “你們可認識他?”練輕舞總覺得,除了國師公孫月,怕沒有人是他對手。

  “他是國師的師弟!”云歲安說這話有些憤憤的,不過很快就換上一張笑臉,“若是阿楚弟弟勤奮好學,這話應該是他來給你解釋?!?br />
  練輕舞不以為意:“這京城中如此危險,不如,大皇子早早回宮,也免得皇后娘娘為你擔憂?!?br />
  “小姐說的是,不過還請小姐一路護航?!?br />
  “自然?!?br />
  說不上練輕舞運氣是好是壞,一路返回皇宮,就再也沒見到什么要傷害別人的人。

  到了宮門口,大皇子徑直進去了,練輕舞轉身,一下子跌進云楚幽深的眸子里。

  她的傷口已經不再往外滾血珠,可是依舊流著血。

  云楚眼神之中滿滿都是心疼,他從自己貼身之處掏出一方手帕,這手帕上帶著味道極淡的香氣。

  聞起來有點像竹葉香。

  “你當街為我包扎,日后你要是娶不到媳婦,我可不給你負責?!?br />
  練輕舞臉色微微有些紅,可是想著自己是要立女戶的人,可千萬不能心軟,然后失了自己的初心。

  “這自然是要看你心意如何,你若想負責,我娶你,你若不想負責,不想嫁給我,我自然放你自由?!?br />
  云楚知道,練輕舞這樣心性的人一旦打定了主意,就極其難更改。

  自己若想把她變成自己的娘子,自然要好好謀劃一番。

  “好啊,咱們走著瞧?!?br />
  練輕舞只感覺為自己包扎的手溫柔無比,那一方手帕,像是沒有觸碰到自己的傷口一樣。

  “今日真的委屈你了,我送你回去休息?!?br />
  “好?!?br />
  看到自家女兒衣袖被血染紅,白無瑕當即提著自己的那一柄鋼劍,殺進了練府的書房。

  “你瞧瞧你做的什么事情!若不是你刻意把我引開,咱們的舞兒怎么會受那么重的傷!”

  練三伏伏案寫著奏折,明日便要上朝,他有些東西要稟奏陛下。

  “受傷了,尋醫醫治便可,”練三伏語氣淡淡,現在說今日天氣如何,可他忽然又反應過來,“誰受傷了?”

  “誰受傷了?!”白無瑕一時氣急,提著手里的劍,差點劈了自家夫君的書桌。

  “你說呢,自然是我們的寶貝女兒!”

  “怎么會這樣,快去看看!”

  “我真的不知道,我不在的這幾年里,你是怎么照顧我們的寶貝女兒的?!”

  “娘子,你先別著急,”練三伏合上還沒有寫完的奏折,“我們這就去看女兒去?!?br />
  “我真的很想知道,她在你身邊的時候,究竟受過多少傷,你是不是像現在一樣不管不顧的?”

  被自家娘子這般責問,練三伏心中也是頗為委屈:“我怎么可能不管我們的寶貝女兒呢,你聽我說啊?!?br />
  “既然你是管舞兒的,那我問你,成兵受傷的時候呢?咱們的成器,又怎么能夠小小年紀就自己出發尋找師傅,至今未歸?”

  白無瑕說到自己辛苦懷胎生下的三個兒女,一時之間氣紅了眼眶。

  “娘子!”

  “算了算了,我剛剛回來,不想和你吵架,我現在就去看舞兒,你負責去找最好的大夫來,若是她虎口上留下了傷疤,我這輩子都不會原諒你!”

  白無瑕很懂相處之道,更是注重于自家夫君的感情,雖然孩子受傷,她萬分心痛,但也無可奈何。

  “最好的大夫,這……”練三伏眼珠一轉,快走幾步,攬過自家娘子的腰肢。

  “玉娘,這最好的大夫,不就是你們月辰宮的宮主?只要宮主大人親自施救,咱們的女兒,自然會好起來的?!?br />
  “你這人!”

  白無瑕氣鼓鼓的,可又不能為了和自家男人賭氣,就暫時放下對練輕舞的醫治,這時候扭頭就走。

  “莫生氣莫生氣,今日,我讓人做一桌好菜,給你和女兒賠罪?!?br />
  “既是要賠罪,那就有點兒誠意,要做女兒最喜歡吃的菜,女兒最近受了傷,不可有有色的菜,就算無色的菜,也不能用有色的醬料?!?br />
  “是是是,娘子說的是?!?br />
  練輕舞一回到家,就被人扶著去了聽香小院。

  她心里十分別扭,不過是震裂了虎口,哪里會這么嬌氣?

  可那人是自己娘親身邊的人,她又不好拒絕。

  促織看著小姐的虎口,直接把送她到了府上的云楚攔在門外,又親自送她去了房間,服侍著她脫了衣服躺下,蓋好了被子。

  練輕舞只覺得臉上有些發燙,自己不過是手腕受了點傷,這樣看來倒像是一個病重之人。

  “小姐,究竟是誰傷了你?”

  練輕舞搖頭,那人是什么來頭,她不清楚,但以她對那人的估算,他們府上的人傾巢出動,和所有人之力,也不定能和他打個平手。

  “這件事情就此截過去,不用再問了?!?br />
  促織哪里肯就此罷休,又連著問了好幾次,練輕舞始終閉在嘴巴,不言不語,她只得放棄。

  “既然如此,小姐好好休息,過會兒夫人怕是要來見你?!?br />
  練輕舞看這人的模樣,就知道自己娘來了會是怎樣,有心想要推脫,卻不知道說什么好,只得點了頭。

  那人一出去,她哪里肯蓋著被子,不但是把被子給掀了,還坐起來把衣服穿上。

  “舞兒,感覺如何?還疼不疼了?”

  果然沒過多久,白無暇匆匆的過來了。

  “不疼啦,不過一點小傷而已,不需要那么大驚小怪的,我一點事兒都沒有的?!?br />
  練輕舞做出一個乖巧的表情,嘴角微微上翹。

  “看來是真的不疼了,不然怎么能笑得出來,可是啊,娘親馬上要給你上藥,這藥呢雖然疼,但是上完了以后就會好,就忍忍好不好?”

  練輕舞聽著白無暇哄小孩子的口氣,忍不住想笑,卻又很乖的點了點頭。

  “好了,我的女兒最乖了?!?br />
  練輕舞只覺得臉上一熱,怕是又紅了臉。

  白無瑕嘴里說著上藥十分痛苦,練輕舞看來卻什么事兒都沒有,上藥再疼,能有她在戰場上被劍刺傷時候疼嗎?

  當然這話她是不敢說出口的。

  “我的女兒在邊關,做些什么呀?”

  白無瑕只覺得,練輕舞實在是太瘦了,她走的時候,女兒臉上還有可愛的嬰兒肥,這個時候卻已經沒有了。

  她也見過別人家的女兒,不到十六七八歲,嬰兒肥是不會退掉的,練輕舞現如今雖然看起來很健康,實則瘦的很。

  “也沒做什么,就是學了一些別人的語言文字,還去爬山,去森林玩,總之,還是挺好玩的?!?br />
  “那你有沒有上過戰???”白無瑕原先沒有懷疑過這一點,畢竟虎毒不食子,自己的男人,她還是了解的。

  可見練輕舞受了傷以后,白無瑕自己心里也開始犯嘀咕,也許女兒真的上過戰場呢。

  “啊……”練輕舞一下張大了嘴巴,這話要怎么說?

  就沖著自家娘親身邊人,對自己的態度,要是自家親娘知道自己上了戰場還受了傷,那不得把整個家翻的底朝天。

  “怎么了?是上過還是沒有上過?”白無瑕給自己的女兒理了理飄散的劉海,臉上帶著輕笑,似乎心情很不錯。

  “其實,我也不知道我有沒有上過戰場唉……不過我在邊關,殺了人的?!繃非崳璞糾床幌朊魎?,可她知道,如果自己不說,娘親肯定會去問自己的哥哥。

  就沖著練成兵那一根筋,早晚都會被知道的。

  “殺了人的?”

  “一個叛徒?!?br />
  練輕舞盡量少說話,白無瑕看她沒有深談的欲望,也就打住了。

  “現在你受了傷,美白用的膏藥就先不涂了,等你傷好了再說?!?br />
  練輕舞點頭同意,白無瑕嘆了口氣,又囑咐了兩句,出去了。

  練輕舞松了口氣,還好沒有繼續問下去,不然自己可就招架不住了。

  畢竟也沒有想過,在自己的母親面前撒謊。

  “哦對了,如果你覺得累了,先睡會兒不妨?!?br />
  原以為白無瑕已經走了,他這時候卻探了個頭進來說話,練輕舞沒出息的被嚇得渾身一抖。

  “我知道了娘親,你就別操心我了,忙你的去?!?br />
  白無瑕感嘆,自己女兒好懂事啊,都怪自己沒有陪著她長大,都沒見過她正在長大的時候,又想裝個小大人,又愛撒嬌的模樣。

  “那我就不打擾你了,如果你想睡,就先睡會兒,反正我也是要來叫你吃飯的?!?br />
  練輕舞聽了這話,果然再次脫了衣服,鉆進了被窩。

  她從小就愛睡覺,這一點就算長大了也沒有改掉,沒出一會兒,她就已經進入了夢鄉。

  為了彌補女兒,也為了完成自家夫人給下的任務,練三伏對這頓晚餐,可謂是絞盡腦汁。

  他們一家人不過剛剛回來,家里的廚師還沒有預備齊整,不過找了一個用來試用的廚師。

  這個時候,哪里放心由他來操持這頓晚餐?練三伏少不得去大的酒樓里面,將請人家廚師回家。

  //www.pphsc.icu/books/30/30634/58301048.html


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拳皇98ol高尼茨八门 www.pphsc.icu。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:m.www.pphsc.ic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