拳皇98ol高尼茨八门 > 家有庶夫套路深 > 第140章 考慮考慮(一更)

拳皇98ol无名和霸王丸谁强:第140章 考慮考慮(一更)

  葉棠采拉著葉薇采走進屋里,就聽到西次間有說話的聲音。

  二人轉過去,掀開珠簾。就見屋子里坐滿了人。

  秦氏抱著孫子褚學海坐在榻上,溫氏坐在左側的一張圈椅上。姜心雪和白姨娘坐在右側的椅子上。

  “母親?!幣短牟勺吖?,朝著秦氏見了禮,才望向溫氏:“娘來了?!?br />
  “是??!”溫氏笑著,邀她過來坐。

  葉棠采就與葉薇采坐到她的傍邊。只見溫氏看著秦氏:“親家母,怎么不見大姑娘和二姑娘?”

  秦氏剛剛到白姨娘那邊,綠枝過來通傳,才匆匆趕回來,這才坐下,卻是不知溫氏為何過來。

  現聽得她問,就笑道:“這兩個丫頭到外頭玩耍了,不知親家母今天來,倒是失迎了?!?br />
  “客氣了?!蔽率纖?,“今天過來,實在是有一樁喜事。上次二姑娘及笄禮,親家母讓我為大姑娘尋摸親事,現在倒是有一家適合的?!?br />
  秦氏一聽,來精神了:“哦,原來如此,不知是哪家?”

  “昨天下午,陳家的主母找我,說是瞧上了褚大姑娘?!蔽率閑Φ?,“那已經是六月份,我家老太太生辰時的事情了?!?br />
  “是六月份的事情了?怎么現在才說?”秦氏皺了皺眉。

  溫氏道:“當時陳大公子參加壽宴,與褚大姑娘有一面之緣。陳夫人也……”

  其實就是陳公子瞧中了人,然后央的陳夫人求親,但這種話不能說得太直白,只道:“陳夫人也覺得褚大姑娘惠心蘭質。原本想求親的,但八月秋闈在即,就想著先下場考中了再議親事?!?br />
  “可是,這些天來,這件事總擾著他,他不訂下來,心里不踏實。所以陳夫人又過來,跟我說這事,讓我做冰人,給兩家牽一牽線?!?br />
  秦氏聽著心里暗暗得意,畢竟自己閨女被惦記,說明有魅力,笑道:“這個陳家是干什么的?”

  溫氏道:“陳家與咱們靖安侯府略有交情。祖上襲過列侯,雖然現在家里沒有爵位,但現在的當家陳老爺科考出身,現官居正四品戶部郎中。陳大公子也是個能讀書的?!?br />
  陳老爺還年輕,現在才四十出頭,戶部郎中是個實職,以后還會往上升。

  葉棠采聽著,不由暗暗點頭,真不愧是她娘,不靠譜的都不會介紹過來。白姨娘也覺得這樁婚事靠譜,別說褚妙書這樣的,就算是當初的葉棠采嫁過去也是門當戶對了。

  以現在褚妙書這破落戶家的姑娘,能嫁過去,實要是高攀了。

  不想,秦氏卻不是這樣想的!

  若換成以前,葉棠采還沒嫁進來之時,得了這樣的人家,秦氏連做夢都要笑醒了。

  后來葉棠采進門,她又覺得自己褚家也不是那么差,這種高門嫡女也是能娶進門的。所以對褚妙書的婚事要求更上一層樓了,而且自己女兒長得又出挑,陳家這樣的跟本就入不了她的眼。

  特別是現在自己女兒已經能進出太子府,想嫁怎樣的皇室貴胄不行!怎能嫁這種失了爵位,還不知道前途的?

  這種事,誰都能瞧出來吧!自己的女兒不可同日而語的,正一步步地往上走,能飛到更高的枝頭上。現在,這個溫氏卻介紹這等人家來。

  想到這,秦氏便是冷掃了葉棠采一眼,以前不見來說親,偏偏這個時候來!

  不用說了,定是葉棠采這小賤蹄子攛掇的。她自己落到了這樣庶子身上,便瞧不得書姐兒越來越好,就弄這樣的下三濫貨色來,好斷了書姐兒高嫁的路。

  想到這,秦氏心中冷笑不己,也不急著拒絕,只笑道:“哦,原來如此,不知那陳大公子幾歲了?”

  溫氏道:“這陳大公子卻是比大姑娘大上好些年,已經二十有三。他十七歲時便訂了親,不想,那未婚妻的母親卻去了。只得守孝三年。等她出了孝期,陳大公子的祖父卻病逝了。陳大公子最是孝順,說要為祖父守三年。那姑娘家因某些事卻不想等了,所以就退了親事?!?br />
  白姨娘聽得直點頭,男人二十三,也不大啊,正是大好的年華。

  溫氏說完就看著秦氏,一般人這個時候,若有意的都會多問幾句。溫氏只見秦氏低頭逗著孫子,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樣,就皺了皺眉。

  葉棠采看著秦氏的神色,唇角嘲諷地勾了勾,只垂頭喝茶。

  “這陳家勛貴之家,又兼書香門第,陳大公子品貌出眾,不知親家母意下如何?”溫氏說。

  秦氏呵呵一笑:“瞧著吧……”

  溫氏嘴角一抽,算是懂了,秦氏居然還瞧不上陳家!

  就陳家這般門戶人品,若葉棠采未婚,說給葉棠采,溫氏也會立刻點頭答應相看了。

  溫氏見她無意,便笑:“既然親家母無意,那我回頭就跟陳夫人說了?!?br />
  秦氏低頭逗了一下孫子,這才抬頭笑道:“也不是無意,但總得考慮考慮?!?br />
  溫氏見她那心不在焉的態度,就說:“那我跟陳夫人如實相告?!?br />
  你要考慮那就慢慢考慮吧,人家等不等就是人家的事了。反正她話已經傳到。

  幾人又說了一會話,溫氏就笑著告辭了,出了門口,被葉棠采拉著走了。

  秦氏冷哼一聲,看著入口處恨恨道:“以前也不見她上門來說親,現在書姐兒眼見要高飛了,才巴巴地上門,安的什么心?”

  白姨娘臉僵了僵,一時之間不知說什么好了。

  姜心雪呵呵噠,就褚妙書那樣的,還想咋樣的?不過,機遇這東西很難說的,褚妙書能出入太子府,說不定還真的能嫁入權臣之家。

  姜心雪心里很復雜,實在看不得那個討人厭的小姑子能嫁好,只道:“既然母親無意陳家,為何還要說考慮?”

  秦氏冷笑道:“既然那邊過來求親,就讓他們巴望巴望,到時拒了。等到書姐兒高嫁,瞧這溫氏和陳家有臉沒臉?!?br />
  葉棠采、溫氏和葉薇采出了益祥院,

  葉棠采不由地往回看了一眼,嘖嘖,這秦氏真是睜眼瞎。

  依前生記憶,她記得陳大公子是明年的狀元郎!

  就一路往西跨院而去。

  走進穹明軒,溫氏一臉無語道:“你那你個婆婆,是怎么回事???”

  “就是你所見這么回事?!幣短牟舌鴕簧α?。

  幾人一邊說著,一邊走進屋里,來到西次間,葉棠采拉著溫氏坐到羅漢床上,葉薇采坐到下面的秀墩。

  “總是以為自己的女兒天女下凡,誰都配不起一樣?!幣短牟傷?。

  “我也是長見識了?!蔽率蝦瞇Φ?。

  “所以,她開頭叫你幫著說親事,我叫你不要答應,就是這原因?!?br />
  “反正,我現在也誠守諾言了?!蔽率纖?,“只是下次我再也不敢給她牽線說親事了?!?br />
  “太太給她說親事,她還不愿意呢!”惠然端著茶進來。

  “心太大,沒得到時竹籃打水一場空?!蔽率弦×艘⊥?。

  “太太還不知道,姑娘自上次養傷回來之后,得了太子妃娘娘賞識,叫了好幾次到太子府上制干花兒。褚太太見著,發了一通火,逼著姑娘次次都帶上褚大姑娘。去了兩次,褚大姑娘便把自己當正主一樣?!鼻锝劾湫σ簧?。

  “什么?太子妃?”溫氏聽著驚了,瞪大雙眼:“還有這種事?”

  秋桔料想她會歡喜,不想溫氏卻是臉色鐵青,拉著葉棠采的手說:“只見太子妃吧?這種地方,能少去就少去?!?br />
  葉棠采看著擔憂的神情,心里很是動容,果然是自己的娘,只擔心自己的安危。但富貴險中求。

  “太太,姑娘能得娘娘賞識,這是好事哪!”秋桔說。

  “你懂什么?!蔽率現遄琶?,最后微微一嘆,“天家之人咱們還是少招若為妙?;褂?,這件事,千萬不要讓老太爺知道?!?br />
  秋桔委屈道:“可是……昨天太太也看到了,老太爺多厚此薄彼啊,若讓他知道姑娘得太子妃賞識,咱們說不定不用受這種委屈?!?br />
  “咱寧愿受這種委屈?!蔽率系??!罷饈氯羧盟懶?,指不定叫棠姐兒干些什么?!?br />
  葉棠采明眸輕垂,可這種委屈她一點也不想受了!否則她這么努力向上爬上為了什么?

  只是,她覺得太子和太子妃太惡心了,所以才暫時不想借他們的勢。

  惠然點頭贊同:“太太說得有理。姑娘才去過幾次,連太子妃娘娘什么性情還沒摸情楚呢,若讓老太爺曉得了,借著這事干出了點什么,便害苦了姑娘??鑾?,就算真的要如何,這力和人情也不能給了老太爺?!?br />
  溫氏便笑著點頭:“還是惠然穩妥,秋桔還是太浮躁,要多跟惠然學學?!?br />
  秋桔委屈地垂下頭,扁了扁小嘴。

  “過兩天去莊子,行李等物收拾妥當沒有?”葉棠采說。

  蔡嬤嬤道:“昨晚已經收拾好啦,回了老太太,老太太說讓咱們盡管出去玩。咱們都急不及待了,明兒個就出發?!?br />
  “那娘今晚就在這里住下,好久沒跟娘一起睡了?!幣短牟傷底啪捅ё潘母觳?。

  “這么大的人還要粘糊著娘?!蔽率閑β鉅瘓??!安還?,明天咱們明天就去莊子,我得去回了陳夫人的話?!?br />
  葉棠采聽著,很是失望。

  溫氏又道:“幸好,陳家也住在城北,從這里去也就一刻鐘的車程,我去去就回。晚上還跟你睡?!?br />
  葉棠采這才歡喜起來,又對葉薇采說:“薇姐兒也住下。一會只讓蔡嬤嬤回去準備明天的車馬,早上來接即可?!閉底嘔?,外頭響起一個笑聲:“三奶奶?!?br />
  葉棠采往外一望,只見白姨娘走了進來?!耙棠錮戳??!?br />
  白姨娘看到溫氏和葉薇采就笑:“親家太太在跟三奶奶說體己話呢,倒是我打攏了?!?br />
  “姨娘請坐?!幣短牟傷?。

  白姨娘就在下面的秀墩上坐下。

  惠然上了茶,白姨娘才說:“剛剛親家太太為書姐兒說親事,其實畫姐兒也該說了,可恨我們是沒能耐的,只能讓親家太太也擔待一下?!?br />
  聽著這話,溫氏臉上僵了僵,她剛剛才跟葉棠采說定了,不再給褚妙書說親了,怎么現在又來個褚妙畫?

  溫氏笑道:“姨娘跟我玩笑,我又不是專職做這個的,真要說親,最好還是找官媒。今兒個這樁,也不過是湊巧?!?br />
  這說的是實話,若非秦氏強求,她才不想說媒。

  白姨娘也不惱,訕訕地笑道:“今兒這樁,親家太太也瞧出來了,我們太太不愿意。不過,書姐兒不愿意,畫姐兒倒是愿意的?!?br />
  聽著這話,溫氏臉上一僵,原來就是奔著陳家來的。

  但陳家本就看不上褚家,若不是陳大公子看上了褚妙書,磨著陳夫人,陳夫人又是個疼兒子的,跟本就不會愿意。

  褚妙書這個嫡長女已經般配不上人家了,人家又怎么會要一個庶女。

  就算真的要一個庶女,不如讓葉薇采嫁了!憑什么便宜褚妙畫。論家勢長相,葉薇采都比褚妙畫好。

  溫氏尷尬地笑道:“我回頭問問吧?!彼底啪偷妥藕炔?,不再多言。

  白姨娘聽著也知無戲,但到底心里還是有一些期盼的,又跟溫氏說了幾句話就訕訕地離開了。

  待吃過中午飯,葉棠采就讓秋桔去稟了秦氏,說溫氏和葉薇采在這里留宿一晚,秦氏懶得管,自然答應下來。

  下午溫氏去了一趟陳家,就回來了,與葉棠采姐妹一起打絡子聊天。

  溫氏心情很好,在這里也極自在。不得不感嘆,自己在這里,好像也比在家里好。

  至少秦氏再不待見葉棠采,也沒有像葉鶴文一般張嘴就是攆人的話。

  這還是他嫡親的孫女呢,居然做得這般狠絕。

  到了晚間睡覺,葉棠采把葉薇采安排到西廂房,她要與溫氏睡一窩。

  溫氏洗完澡,惠然搬來一床被鋪,她就開始整理。

  只是,越整理她就覺得越不對勁了。

  這床上,怎么只得一個枕頭?一條被子?

  難道女婿和女作恩愛,夫妻二人蓋一條被子?

  又望向梳臺,只見一水的全是葉棠采的首飾,邊的桌子也不見男子的飾物。

  溫氏心下一緊,四周察看,這才發現,這居然沒有男人的生活痕跡!

  “外面好涼哦?!幣短牟尚ψ拋囈?。她帶著一身水氣,正是剛剛洗完澡。

  “棠姐兒,我問你,你的屋子怎么沒有女婿的東西?”溫氏臉色鐵青地說。

  葉棠采小臉僵了僵。

  //www.pphsc.icu/books/30/30851/58300620.html


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拳皇98ol高尼茨八门 www.pphsc.icu。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:m.www.pphsc.ic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