拳皇98ol高尼茨:芬藍之城14

  紀珺韻醒來的時候,才發現自己在一個裝扮還挺少女的房間里面,里面有著許多貝殼之類的東西,還有一些海螺,墻壁上有著許許多多的圖畫。

  在看看自己身上蓋著的被子,這是一床暖黃色的被子,摸起來蓬蓬的,十分柔軟,聞著味道還有一點太陽烘干的海水味道,是一種淡淡的味道。

  因著這個味道,紀珺韻才覺得自己已經進入海底世界了,只要這樣,她就能找到魚人島,那里就是蛟人一族的領地了。

  突然想起自己的大黑包,迅速從床上爬了起來,開始在四周尋找著自己的大黑包。

  門被打開了,后面走進來是一個綁著兩個小辮子的少女,臉上還有一點紅撲撲的,顯得有些怪異。

  少女對著紀珺韻一笑,露出了一顆一顆尖銳的牙齒,倒是讓紀珺韻有些不知所措。

  不過少女卻不好意思地撓了撓后腦勺,說道:“你是阿耶的朋友呀,我是露琪,請多多指教?!?br />
  少女靦腆的模樣,但是讓她有些為何的外貌變得緩和了幾分。

  紀珺韻點了點頭,朝著她露出一抹較為輕松地笑容,說道:“我叫紀珺韻,你有看到我的大黑包嗎?”

  “大黑包?在阿耶那里呀?!甭剁饔幟恿四幽源?,小心地露出牙齒,但是意識到自己的外貌時候,猛地又閉上了嘴,小聲地說道?!岸圓黃鷓?,我老是忘記?!?br />
  露琪指了指自己的嘴巴,然后對著紀珺韻露出了一抹尷尬的笑容。

  紀珺韻被她的舉動逗笑了,隨即說道:“是我唐突了,應該是我說對不起的,不過你這樣也是挺可愛的呀?!?br />
  露琪捂著自己的臉,說道:“我是一只小丑魚,本來是沒有資格進到這里的,因著阿耶那時候帶著我進來,這十幾年內我也進階到一定程度了,在這里開了一家小餐館?!?br />
  阿耶?紀珺韻一直聽到露琪說到這個名字,但是這個阿耶,和自己以為的阿耶,是同一個人嗎?

  這倒是讓紀珺韻不確定起來,不過既然自己的大黑包在那人手里,應該也是他救了自己,不妨去看看。

  由露琪帶路,來到了一樓,露琪的小店里面一樓是小餐館,二樓是她住的地方,剛才紀珺韻就是在露琪的房間里面休息。

  因著阿耶來的原因,今天露琪也沒有開店,小餐館里面一個人都沒有,露琪帶著她來到了后院,而阿耶就坐在后院里等著她們。

  看到紀珺韻的時候,阿耶還是有種強烈的熟悉感,起身走到了紀珺韻身邊,眼神一直跟隨著她不動,然后開口說道:“你……”

  紀珺韻迅速打斷了他的話,說道:“我是東之國南風紀家的親傳血脈繼承人,是驅魔者?!?br />
  阿耶沒有想到紀珺韻會如此直接地跟他這般對話,不由地愣了一會兒,才開口說道:“你是驅魔者?你的祖先是東海出去的祭司?”

  紀珺韻點了點頭,與阿耶之間,她不想多說什么。

  “你與顧青峰是什么關系?”阿耶還是不死心地繼續問道,紀珺韻身上有著他熟悉的東西,但是她整個人對于他都是陌生的,這種熟悉的感覺又愈發強烈,到底是因為什么?

  “顧青峰是我的師傅?!奔同B韻很簡答地回答道。

  “師傅……居然是師傅……”阿耶有些落寞地看著紀珺韻,不一會而回身回到了原來的座位上。

  顧青峰不會認不出洛芷瑜的靈魂的,這是阿耶心里所想,因著他心中所想是這般,所以紀珺韻就不可能與洛芷瑜有關,這是阿耶失望的地方,但是心中那般熟悉的感覺,到底是為了什么。

  這般蠢蠢欲動,難道是錯覺?

  但是他沒想到的就是顧青峰也會看走眼,自己培養了十年的徒弟,居然是洛芷瑜的轉世,這是他疏忽的地方,因此也差點使得阿耶也與他想找的人失之交臂。

  紀珺韻走到阿耶身邊,看著他落寞的神情又有些不舍得,但是還是忍著這種感覺,開口說道:“我的大黑包在你這里嗎?”

  阿耶抬頭,看著紀珺韻的眼睛,點了點頭,然后垂眸,指了指身邊的椅子上的大黑包說道:“在這?!?br />
  紀珺韻伸手想要去拉那個大黑包,卻被阿耶阻止了,他還是對自己內心的感覺,十分在意,隨即問道:“顧青峰如今在哪里?!?br />
  紀珺韻有些疑惑,不知道他為何要問這個問題,不過看著他如此堅定的目光,只好暫時妥協了一下,松開了自己拉著包的手,說道:“我離開東之國很久了,不知道他在哪里?!?br />
  她選擇對阿耶撒謊,這是因著紀珺韻覺得只要對阿耶撒謊,之后就不會有這么多事情了。

  但是紀珺韻錯了,她還是低估了自己撒謊的能力,只要一撒謊,紀珺韻就會把腦袋抬得很高,明眼人都會發現她的不對勁。

  阿耶更是如此,他一直都是一個膽大心細的人,紀珺韻這個動作還是被他捕捉到了,他不動聲色地笑了笑,然后繼續問道:“你是他的徒弟,怎么不知道他在哪里?!?br />
  “你都說我是他的徒弟,一個徒弟身份而已,他有著許多徒弟,難不成他不去哪里,都要跟我們小輩說?!奔同B韻瞇著眼睛,說道。

  “你不是南風鎮紀家的親傳血脈繼承人嗎?我記得被血脈選擇的人,一定會被重點培養的,要培養一個驅魔者可不是這么簡單的事情?!卑⒁ψ潘檔?。

  雖然他離開東海很久了,也沒有了解世界戰爭之后,東海祭司離開東海之后的事情,但是這一路上,對于驅魔者他還是有所了解的,這一輩的驅魔者,十分注重血脈的傳承,只有被血脈選擇才有資格使用驅魔之術。

  “你到底想知道什么!”紀珺韻被問煩了,隨即破罐子破摔,態度一下子急了起來。

  倒是阿耶卻是一臉云淡風輕,他與顧青峰是曾經的好朋友,最會套路人了,看著紀珺韻一下子被問得不耐煩了,隨即開口說道:“我只是想知道,你到底是誰?!?br />
  //www.pphsc.icu/books/31/31051/440334069.html


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拳皇98ol高尼茨八门 www.pphsc.icu。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:m.www.pphsc.icu